歡迎訪問贛州航空網站!
  • 今天是:
服務熱線:0797-8196688、0797-8196699 登錄 | 注冊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行業資訊

大興機場航司分配生變 國航東航獲雙機場運營權

作者: 發布時間:2019-04-30 09:48:31 來源: 查看次數:496次

北京大興國際機場(下稱大興機場)近期在全球媒體亮相,但臨近開航時刻,背后的航司分配方案卻發生重大變動。

4月27日,財新記者獲悉,民航局近日下發文件,同意東航集團將京滬航線留守首都機場運營,同時降低其在大興機場的時刻占比,降幅為10%;與之對應,中航集團(國航母公司)獲批進駐大興機場,并使用東航集團空出的時刻資源。

這意味著國航、東航都得以在首都機場和大興機場同時運營,反轉了民航局早前關于“國內航司不得兩場同時運營”的嚴厲表態,出乎外界預料。知情人士透露,該文件是由民航局總部下發到地方管理局,再以口頭方式通知給兩家航空公司的。

“這一方案看上去更像是國航、東航兩家公司之間協商,民航局則處于‘被動’接受的角色。”多名行業人士指出,本次方案的變動,透視出國、東、南三大航空央企與民航監管部門博弈之激烈。

被稱為“民航世紀工程”的大興機場計劃今年9月底正式運營,總投資約800億元,是全球規模最大的機場之一。按官方預計,到2040年大興機場旅客年吞吐量將超過1億人次。

億級吞吐量目標的背后,是一個巨大的新增航空市場,對航司來說極具吸引力。在大興機場分配方案出爐之前,航空公司們就已開始謀劃應對方案。然而,對于是否整體搬遷大興機場還是兩場同時運營,航空公司各有“算盤”:北京市場歷來由國航主控,大興機場成為東航、南航的擴張機遇;但與首都機場相比,大興機場距離市區較遠,對于京滬航線等商旅客戶為主的航線而言,劣勢明顯。

2016年7月,國務院批復大興機場航空公司基地建設方案(下稱基地分配方案),規定航空公司按照分屬聯盟劃分到新舊不同機場運營。其中,中航集團(國航母公司)等星空聯盟成員留守首都機場,東航集團、南航集團等天合聯盟成員則整體搬遷至北京新機場。盡管南航此后宣布退出天合聯盟,但并不影響上述分配方案。

多名行業人士當時向財新記者指出,這種基地分配方案是目前技術手段里合理性最大的一種,同時也通過“一刀切”的方式實際避免了更多利益糾結。“聯盟間存在代碼共享、中轉方面的合作,從旅客的角度看,以聯盟的方式對旅客出行更為便利。”羅蘭貝格全球合伙人兼大中華區副總裁于占福認為。

到了2019年初,民航局再度強化這一表態。1月3日,民航局發布《北京大興國際機場轉場投運及“一市兩場”航班時刻資源配置方案》(下稱轉場方案),明確強調除郵政航空外,其他國內航司不得兩場同時運營;外國航空公司、港澳臺地區航空公司則可自行選擇運行機場或兩場運行。同時,轉場方案還將東航、南航的搬遷期限由原來的4年過渡期調整為五個航季(即兩年半)。

“這是明確告知三大航不能再討價還價。”業內當時普遍認為。據財新記者了解,前述基地分配方案出爐后,三大航紛紛布局應對,東航、南航都計劃將旗下一家子公司留守首都機場;而國航亦有意插足大興機場,不愿拱手讓出北京市場份額。(詳見《財新周刊》報道“航空公司暗戰北京新機場”)

轉場方案出臺后,業內一度認為大興機場航空公司分配格局已定。但民航局近期下發的新通知顯示了出人意料的“逆轉”。

在這份新通知里,國航獲批進駐大興機場,并獲得10%的時刻量。而此前,國航一度對大興機場與首都機場的競爭頗有微詞,并曾在公開場合質疑大興機場能否達到預期規模。

雄安新區的出現被業內認為是影響國航轉變想法的重要因素。此外,為保障大興機場投入運營后能達到預期吞吐量,民航局也出臺了一系列向大興機場傾斜的資源配置政策,如遠程航線上引入競爭機制,打破原有的“一條遠程航線一家承運人”制度,使得國航此前憑借地理位置在國際航線上獲得的絕對競爭優勢受到影響。

東航則得以保全其在京滬航線上的優勢。京滬航線被稱作國內“黃金航線”,是利潤最為豐厚的一條國內航線,東航在該航線的市場份額將近50%。一名券商分析師告訴財新記者,通過測算,2018年京滬航線給東航貢獻大約8、9億元的毛利。

按照這份新方案,東航避免了因搬遷至大興機場,導致京滬航線可能會被國航接手的損失;而國航也在大興機場獲得了一個“坑位”,似乎是一個兩全齊美的方案。“實際上,這份方案并不利于東航。”一名接近東航的人士指出。

該人士告訴財新記者,目前東航京滬航線一共23個航班,時刻量固定46個,而大興機場時刻量是動態增加的。按民航局短期規劃,到2021年大興機場時刻量將達到1050個,對應旅客吞吐量4500萬人次;而長期規劃里,2025年大興機場將要實現旅客吞吐量7200萬人次,2040年達到1億人次。

“短期看,方案有助于東航避免京滬線的損失,但隨著大興機場發展,東航失去的10%時刻量將會成為一個重大損失。”前述接近東航的人士說。

另一方面,從大興機場的整體規劃看,基地分配方案變化意味著民航局此前針對大興機場出臺的一系列政策可能還需要作出調整。其中,市場最主要的關注點在于,國航、東航借此實現兩場同時運營以后,南航是否會作出應對,提出自己的兩場運營方案。“這等于是開了一個新的口子。”業內人士指出。

贛公網安備 36070202000158號

浙江快乐12彩